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2019.02】論資本的“關系”屬性及其表現
2019-07-03 11:13:57 來源:《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李逢鈴 【 】 瀏覽:64次 評論:0

    將資本理解為一種“關系”,不僅是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社會的著力點,也是其政治經濟學理論的核心內容。但是,以往學者對馬克思這一理論觀點的闡釋和運用,卻存在著模糊、泛濫,甚至誤解的狀況。為此,本文主要基于對馬克思文本的解讀,圍繞馬克思關于資本是一種“關系”的論述,試圖澄清以下三個方面的問題:馬克思是否否定資本作為“物”的理解;馬克思所指認的資本“關系”是否僅僅指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這種“關系”所表征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到底是指什么?
    一、資本作為“物”對其“關系”屬性的意義
    馬克思突出強調資本的“關系”屬性,這是他超越以往古典政治經濟學的地方,也是今天學者用以表征馬克思思想科學性的地方。不可否認,這一判定抓住了馬克思對資本理解的精髓,也突出了馬克思對經濟學的貢獻。但在如此高頻率引用和突出強調,特別是在不加深刻理解這一觀點的情況下,卻容易導致一種誤解,即認為馬克思似乎否定了資本是一種“物”的理解。同時,這種潛在的誤解會導向另一種錯誤的觀點,即認為“資本”是徹底資本主義社會性質的,應當被拋棄。這也是為何一些學者在談論資本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關系問題時,總是模棱兩可,忽視了資本作為“物”的社會歷史意義。所以,我們有必要分析馬克思在強調資本作為一種“關系”時,是否否定了它作為“物”的理解?如果沒有,這兩者之間又有何關聯?
    對此,我們首先需回歸馬克思關于資本是一種“關系”論斷的文本之中,以分析它在特定文本語境中所具有的具體內涵。馬克思直接性論述資本是一種“關系”的文本有多處,以下六處是被學者經常性引用的文段。

    (1)“黑人就是黑人。只有在一定的關系下,他才成為奴隸。紡織機是紡棉花的機器。只有在一定的關系下,它才成為資本。脫離了這種關系,它也就不是資本了,就像黃金本身并不是貨幣,砂糖并不是砂糖的價格一樣。”
    (2)“資本被理解為物,而沒有被理解為關系。”
    (3)“在這種情況下,資本被看作純粹的物,而不是被看作生產關系,這種生產關系在自身中的反映恰恰就是資本家。”
    (4)“可見,資本顯然是關系,而且只能是生產關系。”
    (5)“他發現,資本不是一種物,而是一種以物為中介的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
    (6)“資本,土地,勞動!但資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會的、屬于一定歷史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后者體現在一個物上,并賦予這個物以獨特的社會性質。”
    馬克思在以上六處關于資本是“關系”的引文中,強調只有通過特定“關系”才能理解資本的真正本質,但并沒有否定資本本身作為“物”的存在。其一,馬克思在上面所論述的資本是“關系”的引文,主要是針對古典政治經濟學家(例如亞當·斯密和大衛·李嘉圖)或英國社會主義者(例如托馬斯·霍吉斯金和約翰·布雷)僅僅將資本理解為“物”。前者僅僅將資本理解為“用于新生產積累起來的勞動”,而后者只要資本,卻忘記了“資本的概念中包含著資本家”。但不管是針對何者,馬克思所批判的意圖僅僅是指出他們忽視了資本成為資本的形式,而沒有否定資本作為物的存在。其二,馬克思關于資本是“關系”的引文不但沒有否定資本是“物”的意圖,反而為我們指明了理解這種“物”的正確方式,即要通過特定“關系”理解其本身作為“物”的存在。例如,馬克思在(5)(6)兩條引文原文的上下語境中都試圖強調要理解生產資料之所以作為資本,只有在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中才能理解。引文(5)強調“只有在同時還充當剝削和統治工人的手段的條件下,才成為資本”。引文(6)強調“資本是已經轉化為資本的生產資料,這種生產資料本身不是資本,就像金或銀本身不是貨幣一樣”。
    其實,馬克思并不是從一開始就以生產“關系”的角度界定資本的概念,而更多地是從“物”的角度說明資本及其歷史意義。例如,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對資本的理解主要是借用古典政治經濟學,特別是亞當·斯密的資本概念,即“資本是積蓄的勞動”或能帶來利潤的資金。雖然馬克思此時有意探尋的是對勞動及其產品的“支配權力”,并揭示了資本所體現的異化關系,但其理論背后的主要根據是基于人本唯物主義關于“物化勞動”之“物”的喪失或被奴役的理解。換言之,馬克思是從“物”的占有與喪失的角度理解資本家和工人的異化關系。在超越人本唯物主義哲學之后,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通過初步確立歷史唯物主義,從分工的視角探索了資本作為“物”的過程。他認為資本大致經歷了從“等級資本”到“商業資本”,再到“工業資本”的發展。雖然在這種對資本演變史的論述中也逐漸展現了工人與資本家作為社會的兩個對立階級關系的形成,但很顯然馬克思此時仍然是偏重于從“物”的角度審視資本,而非基于資本本身闡述其所體現的特定社會生產關系的屬性。所以,即使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還是非常重視從資本作為“物”的演變過程中引申出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同時也辯證地看到資本作為物質財富積累的形式對于人類歷史發展的意義。馬克思在以上文本中從“物”的角度理解資本,恰好說明了資本是近現代人類實踐活動的主要目的,是現代社會歷史發展的內在驅動力。也是在資本這種“物”的歷史演變過程,馬克思將自己的思想立足于“現實的人”的物質利益關系,超越了青年黑格爾派所鐘情的宗教關系,也脫離了費爾巴哈的抽象人的關系。
    當然,即使在馬克思后來經濟學研究中突出強調資本是種“關系”時,也沒有否定或忽視資本作為“物”的理解。其中主要的表現是通過論述“資本的原始積累”補充和說明了作為資本形成特定“關系”的前提基礎。以資本“關系”為基礎的生產依賴于作為物的生產資料逐漸地脫離生產者,而被資本家占有。這一過程被馬克思稱之為資本的“洪水期”。在《資本論》中,馬克思在著作幾乎結尾時也不忘補入資本“所謂原始積累”的內容。此時,他明確地告訴大家,資本成為資本家的物的原始積累在本質上并不是資產階級經濟學家所宣稱的聰明、勤勞和節儉的產物,而是暴力侵占、戰爭掠奪的結果,是作為主體的生產者與作為物的生產資料之間相互分離的過程。也只有在這種勞動主體的人與勞動客體的物相分離之后,雇傭勞動才存在,作為純粹物的財富的貨幣積累才逐漸轉化為資本的生產和增殖。
    更為重要的是,資本的“關系”屬性實際上是在資本作為各種“物”的要素規定的演變轉化過程中得以呈現的。在馬克思看來,資本是由作為“物”的內容規定和作為“關系”的形式規定構成的。古典政治經濟學家對資本的認識和理解往往是停留于前者,即資本被視為物質財富的生產與積累。而馬克思卻看到這種以資本為基礎的物質生產過程中所真正體現的本質規定,即資本家與雇傭勞動者之間的剝削、對立關系。當然,這種“關系”并不是在某一特定物質規定的資本之上,而是在多種不同物質規定的資本之間實現轉化的過程中得以呈現的。馬克思強調,“資本決不是簡單的關系,而是一種過程,資本在這個過程的各種不同的要素上始終是資本。”由此,馬克思不辭勞苦地向讀者闡明資本自我實現的過程。這個過程既包括資本的生產過程,也包括流通過程。在生產過程中,資本經歷了從作為貨幣,即代表價值或交換價值,一方面轉化為生產資料、勞動力的形式,在對象化勞動過程中保存自身的價值;另一方面又通過物的支配權力,在占有和使用活勞動力的過程中使自身的價值增殖。在流通過程中,資本以商品的形式出現于市場之中,通過各種方式克服需要的限制,最終實現以貨幣為形式的資本。整個過程,正如馬克思所言,“資本本身在它時而作為貨幣,時而作為商品,時而作為交換價值,時而作為使用價值出現的每一要素上,現在表現為不僅是在這一形式變化中從形式上保存自己的價值,而且是自行增殖的價值,是自己同作為價值的自己發生關系的價值。”正是在不斷循環反復上述過程中,資本的占有者與勞動力的所有者之間的對立,在雇傭關系、買賣關系、競爭關系中得以呈現。
    可見,馬克思在強調資本“關系”屬性時,并沒有否定它的“物質”性。作為“物”的方面,是資本的內容,承載和呈現著資本作為形式規定的“關系”屬性。其一,通過對資本作為“物”的形成史的理解,我們清楚地看到“資本”生產的開始并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有其歷史發展的前提。也正是在這個發展前提的形成過程中,使我們看到后來所形成的富有的資本家和一無所有的工人兩種不同階級,并不是天生就是如此。這也為后來貨幣之所以能轉化為資本,并繼續實現自我生產和增殖背后各種關系的揭示提供了歷史的說明。其二,通過對作為“物”的資本的生產過程的分析,認清了資本的流動性及其矛盾性,呈現了作為特定“關系”資本的真正面目。這也恰好體現了馬克思對作為“物”的資本的理解不同于古典政治經濟學,因為他將資本視為歷史的,而非自然、永恒的物質范疇。其三,通過對作為“物”的資本演變和原始積累的認識,我們可以意識到資本固然具有特定“關系”所體現的殘暴、剝削和破壞方面,但其本身也肩負歷史使命,對人類社會發展具有產生積極作用的方面。這意味著,我們在現階段不能完全否定資本,而是需要在進一步深刻分析它所體現的特定“關系”屬性的基礎上,充分利用其作為物質財富生產的有效和積極性方面。
    二、資本是作為特定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
    雖然馬克思沒有撇開“物”談資本,但他更加強調在“物”的基礎上理解資本所具有的“關系”屬性。正是通過強調資本的“關系”屬性,馬克思為世人解開了資本的真正秘密,即在作為物質財富生產積累的資本背后隱藏著剝削的本質關系。正是資本作為這種特定的社會生產關系,恰恰說明了其自身并不是一個天然、永恒的范疇。所以,以往學者如果純粹地從經濟學的角度理解馬克思的資本理論,勢必抹殺資本的階級屬性,產生對資本概念的非歷史性理解。而這種理解又會導向另一種誤解,即認為資本產生和存在于任何時代,體現的是一種普遍性的社會生產關系。這也使得一些學者忽視了資本生產在社會主義生產方式中的獨特性。所以,我們有必要重申馬克思所強調的資本作為一種“關系”僅僅是指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而不是一切社會的生產關系。
    馬克思在前文所列的關于資本關系的六段引文中,雖然沒有直接表述這種關系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但在文本的具體語境中它們實際上都指向這一特定關系。在闡述引文(1)之后,馬克思立即就解釋到,“資本也是一種社會生產關系。這是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是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這也是馬克思為數不多直接表述資本是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的文段。而引文(2)(3)(4)主要是針對古典政治經濟學或庸俗的社會主義經濟學家撇開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談論作為“物”的資本,并且馬克思此時強調資本作為生產關系集中反映的就是資本家。引文(5)在對愛·吉·韋克菲爾德的殖民理論所提到的關于資本是種“關系”的論述,馬克思也非常明確地是指與殖民地相對的宗主國,即英國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而馬克思在論述引文(6)時,則指出“生產資料本身不是資本”,只有在活勞動力與生產資料相互分離這種生產關系形成的基礎上才成為資本。
    雖然如此,我們不免還是存在困惑,即馬克思并沒有否定,甚至還承認在資本主義社會形成之前就存在所謂的“資本”,例如商業資本。因為,無論是與資本密切相關的“商品”,還是其生產的基礎,即生產資料“私有制”,這兩者都在資本主義社會產生之前就存在。正如前文對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社會之前資本的形成以及原始積累的論述,似乎表明它不單單是在資本主義社會產生之后才存在。那么,應當如何解釋馬克思所謂的資本體現的僅僅是指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
    實際上,馬克思在此嚴格區分了資本的“形成史”和“現代史”,認為只有后者才是真正資本的歷史。在馬克思看來,資本的形成史,即是使資本真正成為現實的前提或條件構造的歷史。資本原始積累就是資本形成史最為典型的代表。在此過程,資本并不真正存在,而只是生成狀態。一方面,在資本形成史階段,雖然會偶然出現某個特殊資本的生產,但以資本生產為基礎的社會并沒有真正形成;另一方面,這些生成資本的前提或條件只是資本成為資本的外在條件,當資本真正成為資本時,這些前提或條件就會成為過去。正如馬克思所說,“一旦資本成為資本,它就會創造自己的前提,即不通過交換而通過它本身的生產過程來占有創造新價值的現實條件。”這些前提,“不是資本產生的條件,而是資本存在的結果。”這也是為何我們不能簡單通過“生產資料私有制”和“商品”的存在就直接斷定某一社會是資產階級社會生產關系的原因。換言之,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只有在資本生產成為該社會普遍或基礎性生產、以自身所創造的條件為前提,而不斷實現價值增殖生產的時候才存在。這也就是馬克思所謂的資本“屬于一定歷史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只能是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因為,以這種資本關系為基礎的社會生產,具有以下兩個重要特征:
    其一,這種以資本及其關系為基礎的生產不同于以往的社會生產,其差異首先在于它是以交換價值的實現和增殖為根本目的。商品是資本得以實現自身的重要物質載體,甚至在資本生產及其實現的某個節點上商品就是資本。雖然如此,我們仍然不能根據商品來判定某種社會生產是否屬于資本及其關系的生產。那么,以資本為特征的商品生產到底有何獨特性,使其形成了一個區別于以往社會生產不同的生產關系階段?在馬克思看來,固然商品及其生產早已在資本主義社會形態之前出現,但在此之前的商品生產和交換是以獲取商品的使用價值為根本目的,即商品的出現或生產是以滿足人的某種需要的消費而告終。例如,在資本形成史過程中出現的“城市手工業”,雖然它具有資本的雛形,但仍然不能表明或屬于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只有當整個社會生產實現以商品交換價值為目的時,一個新的、獨立的、整體的社會形態,即資本主義社會才真正存在。換言之,真正資本的存在,即以資本自身為前提的生產,只能是或表征為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與此同時,真正形成以交換價值為目的的資本生產,至少在表面上強調是以自由和平等為基礎的關系,而這種關系在以往的時代是不存在的,只有在資本主義社會才真正開始形成和存在。此外,這種以交換價值——貨幣是其表現形式——為目的的生產和之前社會生產所要實現的物質財富積累有所不同,后者更多的是通過貨幣本身的儲藏、節約、暴力等方式得以實現,而前者是建立在自身所形成的生產“關系”上得以不斷增殖。簡言之,資本是商品經濟發展到以交換價值為生產目的階段的產物,反映的是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
    其二,這種以資本及其關系為基礎的生產是建立在雇傭勞動,而不是一般或其它勞動的基礎之上。勞動是理解資本的重要因素,古典政治經濟學對資本的理解就是“資本家對勞動的積累”。這種理解沒有揭示資本生產中勞動的具體獨特性,進而也無法理解資本所體現的特定“關系”。雖然馬克思在其自身經濟學研究早期對資本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受此影響,但在后來逐漸意識到這種“勞動”不是抽象或一般意義上的勞動,而是歷史具體的勞動,是建立在生產資料私有制基礎上的剝削勞動。它意味著勞動者和生產資料是相互分離的,但這種分離是一個歷史發展的過程。也就是說,僅僅從生產資料私有制的角度還不足以判定在此基礎上的生產勞動就是資本。因為無論是在古代的奴隸社會,還是中世紀的封建社會,勞動都是建立在生產資料私有制基礎上,但它們顯然都不是資本的生產。只有當這種分離發展到勞動者自由的一無所有,只能將自己的勞動力當作一種商品出賣時,才開始真正資本的生產。這就是“雇傭勞動”,而不是以往社會的“直接的強制勞動”。正如馬克思所言,“資本主義社會里的勞動既不是強制勞動,也不是中世紀那種要聽命于作為上級機構的共同組織(同業公會)的勞動。”雖然兩者都體現為剝削,但前者占據的不是整個個體的人,而是其勞動力,并且是通過交換而非直接地占有;后者是一種人身依附或牽制的關系,其最終目的還是使用價值,而不是創造交換價值。當然,后者的不斷發展促成了這種人身依附關系的解體,使自由勞動最終成為社會生產的基礎。可以說,正是雇傭勞動使得資本的生產不再以其在形成史時期所形成的原始積累為前提,而形成了所謂資本自身生產過程中創造了使自己不斷生產和增殖的前提。
    可見,當馬克思強調資本不是“物”,而是一種“關系”時,其所強調的“關系”是作為特定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具體是指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以資本及其關系為基礎的生產區別于以往任何時代的生產,它是商品經濟發展的產物,是建立在以雇傭勞動為特征的生產資料私有制基礎之上的生產。正是如此,它真正開始擺脫自己形成的歷史,而進入以自身為前提,自己為自己創造生產前提或條件的“現代史”。“資本一出現,就標志著社會生產過程的一個新時代。”所以,并不是有商品及其生產的時代和存在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就是資本的生產。也就是說,它不能表征一切社會時代的關系,而僅僅是指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與此同時,在認識資本為何以及如何體現為資本主義的社會或生產關系之后,我們也要清醒地意識到資本對于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意義和使命,而不能直接地拒絕或否定,關鍵是要充分認識與改變產生資本及其關系的基礎和特征。正如我們國家所推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一方面通過政府的干預控制商品生產的目的性,即最大限度實現商品生產以使用價值為目的;另一方面強調始終在堅持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基礎上要充分地利用各種資本。當然,畢竟資本的生產存在歷史的局限性,當前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也不可避免的出現一些問題。這也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需要解決的問題。
    三、資本“關系”的三個方面
    基于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馬克思不但沒有撇開作為各種“物”的資本,反而是在此基礎上深刻揭示了其中所體現的特定“關系”,即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然而,以往一些學者簡單地將此概述為:馬克思通過資本這一物質實體揭示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當然,嚴謹的學者則會引用上文馬克思關于資本作為“關系”的引文(5)作為佐證。但這些簡單的理解或引述使一些學者在具體運用馬克思資本概念時產生了一種曲解,即將社會現實的人際關系看成是一種資本或“社會資本”。這實際上是對馬克思關于資本體現為人與人之間關系觀點的一種錯誤顛倒和夸大理解。對于引文(5),馬克思實際上是對韋克菲爾德殖民地理論思想觀點的一種間接概述。在引文(5)之前,馬克思說到,“韋克菲爾德在殖民地發現,擁有貨幣、生活資料、機器以及其他生產資料,而沒有雇傭工人這個補充物,沒有被迫自愿出賣自己的人,還不能使一個人成為資本家。”這意味著,在緊接著這句話后面的引文(5)中的人與人的關系,是特指資本家與雇傭工人之間的關系,而不是一般意義的論述。此外,在引文(5)所在段落的最后一句,“不幸的皮爾先生,他什么都預見到了,就是忘了把英國的生產關系輸出到斯旺河去!”也說明了引文(5)中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類似英國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
    不僅是引文(5),其它五段引文都直接或間接地將資本所體現的這種特定“關系”理解為“生產關系”。按照傳統教科書或主流的觀點,與生產力相對的生產關系概念,是被表述為生產活動過程中所形成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所以,似乎將資本所體現的“關系”理解為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恰當的。但是,筆者認為僅僅將資本的理解停留于此是遠遠不夠的。一方面,是因為這種理解仍然是停留于一般或抽象意義上理解資本概念,而資本作為資產階級社會的生產關系畢竟是現實的人的某種具體關系。也就是說,資本到底體現的是誰與誰的關系,是資本家與雇傭工人的關系、資本家之間的關系,還是雇傭工人之間的關系?另一方面,如果不深入掌握資本所體現的具體關系,在對馬克思資本概念的實際運用過程中就可能會導致一些曲解,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將社會人際關系簡單地等同于資本。同時,在這種一般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下,是否在具體現實的人之間還隱藏著他們與自然、與自身之間的關系?
    那么,這里將涉及到我們對“生產關系”的理解。以往學者對馬克思“生產關系”概念的理解盡管存在著各種爭議,但人們都比較贊同或接受生產關系范疇所表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對此,筆者認為這里的人與人之間關系不是抽象的,而應當是指處于特定社會生產狀況下“現實的人”的關系。這種具體“現實的人”是處于生產實踐活動中的人,因此“生產關系由社會的主體力量結構和生產力共同生成”,意味著在一般性人與人之間關系的表述下也包含著現實具體的人與自然的關系。正如馬克思所說,“為了進行生產,人們相互之間便發生一定的聯系和關系;只有在這些社會聯系和社會關系的范圍內,才會有他們對自然界的影響,才會有生產。”這也是一些學者所提出的“廣義的生產關系”概念,即包括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生產者之間的關系,也包括生產者對自然的關系。此外,筆者認為這種關系還應當包括人與自身之間的關系,因為人在形成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生產活動中,自然是人有意識、精神的生產活動。簡言之,生產關系是“各個人借以進行生產的社會關系”,包括現實社會中具體的人與自然、他人和自身之間所形成的關系。當然,這三個方面的關系具體發生于特定社會發展階段的生產資料所有制形成與實現、具體生產與管理,以及生產結果分配的過程之中。所以,馬克思在文本中所強調的資本作為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具體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其一,體現的是一種以生產者和生產資料相互分離為特征的生產資料私有制關系,并在此基礎上滋生了人對自然不斷占有、征服的關系。資本的生產不同于以往社會生產的根源在于,前者是建立在勞動者與生產資料不斷分離的基礎之上,即“資本關系以勞動者和勞動實現條件的所有權之間的分離為前提”。這種關系在現實社會中表現為少數占有生產資料和貨幣與多數自由的一無所有的工人之間的對立關系。它不同于以往社會生產所形成的關系在于,后者即使是在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奴隸、封建社會,勞動者依然以本身是生產資料或租賃自耕的方式與生產資料相結合。這種對立、分離的關系,使得勞動力成為商品,進而使得貨幣轉化為資本。所以,作為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財富的增加更重要的是依賴于無酬、廉價地占有活勞動力,而不是簡單地以節約、暴力掠奪和儲藏的方式積累貨幣。當然,資本的實現和增殖,不僅需要這些無酬、廉價的活勞動力,還需要不斷地通過占有、投入相應的生產資料。這意味著在資本主義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下實際上還隱藏著另一種關系,即整個資本家的生產與自然之間的關系。這種關系就是要使整個自然成為“一個普遍有用性的體系”“創造出社會成員對自然界和社會聯系本身的普遍占有”。在這種普遍有用和占有的狀況下,資本顯然是主體,而自然僅僅被視為手段或工具。所以,在資本所體現的少數資本家占有生產資料與多數工人一無所有的社會關系下,也包含、體現著資本家對外在自然不斷占有、征服的關系。
    其二,體現了在生產過程中不同生產資料占有者、勞動者以及兩者之間相互競爭、對立和剝削的關系,也反映了人類自身主體性的喪失。資本生產過程中所體現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首先體現為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關系,即資本家通過各種方式無酬占有工人的勞動力。這種關系不同于以往奴隸對奴隸主、農民對封建土地貴族的人身依附關系,而是一種雇傭勞動關系。它在表面上似乎是平等交易、自由買賣,而實際上是不平等、相互分離和剝削的關系。同時,在資本生產過程中,資本的積累、擴大促使著資本不斷集中、集聚,而這一過程也呈現了資本家之間相互競爭、兼并的關系。與此同時,工人之間一方面迫于自身生存和社會過剩勞動力的壓力,相互之間呈現一種競爭的關系,但另一方面隨著資本生產的發展和危機的出現,工人之間由于共同命運和利益而出現聯合以對抗資本家的相互合作關系。在這些關系中,資本家是為了貨幣增殖需要資本,而工人是為了自身生存需要資本,資本成為最終目的。這是因為資本體現的是“一種社會力量”,是“普照的光”,支配著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切。雖然資本的生產使人擺脫之前人依附于人的狀態,但卻陷入了人依附于物的境況。這個“物”就是資本,它不斷增殖的本性,使工人成為商品,使資本家成為“人格化的資本”。也就是說,在資本生產的過程中,資本成為真正的主體,而資本家和工人都只是圍繞著它而運作,服從于它的運行邏輯。所以,在資本生產過程中,不僅是人與人之間存在剝削、競爭和對立的關系,而且深層次地蘊含著人與自身的異化、主體喪失的關系。
    其三,體現了在生產結果上資本家與工人之間不平等的分配關系,進而也影響了他們在生產、交換、消費等領域的關系。在資本生產過程中,廣義的分配包括生產之前的生產資料或條件的分配,這種分配決定了生產結果的分配。以生產資料私有制為基礎的資本生產決定了其生產結果中產品分配的不平等關系,在現實中表現為資本家擁有產品的所有權,而工人得到只是少量的工資。隨著資本生產的發展,這種關系集中體現為社會成員收入、財富分配不均,出現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問題。即使是現代西方發達國家采用了各種生產結果分配之后的福利制度都不是在根本意義上消除導致這種不平等關系的根源。與此同時,這種不平等的差距關系,也反過來影響了他們在生產領域中的關系,即加劇了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程度、資本家之間和工人之間競爭的激烈程度。隨著資本生產的發展,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方式越來越“文明”或隱蔽,而在采用先進技術和設備的過程中,亦是對工人勞動力排擠的過程,也是對弱小生產者淘汰的過程,進而導致資本由自由生產進入到壟斷生產的階段。當然,這種兩級分化、競爭激烈的背后,是資本通過交換將商品推向各個不同地區,以達到商品被消費的目的。因為,只有這樣,資本的生產才最終實現。這也是為何資本生產強調的是自由貿易、自由競爭與等價交換的關系。此外,資本家為了刺激消費,將充分利用各種意識形態、媒介和技術,使其與消費者之間處于一種信息不對稱的社會關系。所以,資本關系在生產結果中體現的不僅是資本家與工人分配不平等的關系,同時也影響了他們在生產、交換和消費領域中的發展不平衡、信息不對稱,競爭異常激烈的關系。
    可見,資本所體現的“關系”,不是指一般意義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而是“現實的人”在社會生產過程中所發生的各種具體復雜的關系。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這種“關系”體現為資本家和雇傭工人在各自之間與彼此之間,產生各種對立、競爭和剝削的關系。這其中,最根本的生產關系是少數占有生產資料和貨幣的資本家對雇傭工人的剝削關系。這種關系決定和影響了社會成員在整個社會生產活動過程中的其它各種關系。與此同時,由資本所產生的關系不僅表征為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在其深層中還體現著人與自身、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
    四、結語
    當我們在理解馬克思關于資本“關系”屬性的思想時,不能像古典政治經濟學家僅僅將資本視為單一的“物”那樣,狹隘地將資本僅僅視為單一的“關系”;也不能夸大地將這種資本的“關系”擴展到任何社會形態;更不能在抽象意義上理解資本所體現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只有同時關注資本作為“物”的存在,我們才能更好地明白其運行過程,進而把握其所體現的“關系”屬性。在此基礎之上,我們才能明白資本的歷史意義和使命,意識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同樣也需要資本的力量。當然,我們還需要注意資本是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在資本主義生產資料私有制這一基礎上才形成的。這意味著,我們在推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時,要始終堅持在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基礎上,合理地利用資本的力量,充分發揮政府在調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過程中出現的各種不平衡、不穩定關系的作用,而不是盲目地拒斥或無畏地擴張。與此同時,還要注意在這些資本關系下實際上還隱藏著人與自然、人與自身的關系。這要求我們在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過程中,需要正確處理好資本生產所伴隨的生態、社會價值觀念等方面的問題。

資本 關系 資本主義生產關系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2019.02】馬克思公共性思想的立.. 下一篇【2019.02】貧困、貧困積累與貧困..

澳门金沙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