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2019.01】列寧對馬克思“過渡時期”理論的重要發展及當代啟示
2019-05-17 09:46:34 來源:《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俞敏 【 】 瀏覽:107次 評論:0
    一、馬克思、恩格斯關于“過渡時期”的基本理論
    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關于“過渡時期”的理論,有一個形成和發展的過程。1848年他們在《共產黨宣言》中說,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產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爭得民主”;此后,“無產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里,并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這里他們所說的無產階級的行動和任務,實際上是“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應采取的行動和應執行的任務。可是在這里,馬克思、恩格斯尚未使用“過渡時期”的概念。
    1852年3月5日,馬克思在給約·魏德邁的信中第一次使用了“過渡”的概念。他寫道:“在我和恩格斯形成唯物主義歷史觀以前,已經有些人提出了階級以及階級斗爭的學說,如資產階級的歷史學家已經就階級斗爭的歷史演進過程進行過研究和敘述,資產階級的經濟學家已研究和闡述了社會上各個階級的經濟地位和作用。所以,發現和闡明現代社會存在著階級以及發現各個階級之間的斗爭,并不是我的貢獻。我所加上的新內容就是證明了下列幾點:(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系;(2)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這里馬克思使用了“過渡”的概念,認為所謂“過渡”是指消滅一切階級和向無階級社會的“過渡”,并認為實現這個“過渡”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使命。也就是說,這里馬克思已經表達了通過無產階級專政實現向無階級的共產主義社會過渡的任務。可見,關于“過渡時期”的思想,在這里已經產生了。
    1875年,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提出:“在資本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從前者變為后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的也有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這是馬克思關于“過渡時期”理論最完備的、最明確的、科學而經典的表述。這里提出了“革命轉變時期”和“政治上的過渡時期”兩個概念。所謂“革命轉變時期”,指無產階級進行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權、剝奪資產者的財產、鎮壓敵對勢力的反抗的一整個革命過程。所謂“政治上的過渡時期”,指由資產階級的政治統治和資產階級的民主制度轉向無產階級的政治統治和無產階級的民主制度、再轉向政治統治消亡和民主消亡的一整個政治演變過程。根據馬克思的思想,上述兩個時期大體上是同步的,是在同一個時間段上的。在這一個時間段里,必須堅持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1880年,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提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日益把大多數居民變為無產者,從而就造成一種在死亡的威脅下不得不去完成這個變革的力量……無產階級將取得國家政權,并且首先把生產資料變為國家財產。但是這樣一來,它就消滅了作為無產階級的自身,消滅了一切階級差別和階級對立,也消滅了作為國家的國家。”他還提出:“國家真正作為整個社會的代表所采取的第一個行動,即以社會的名義占有生產資料,同時也是它作為國家所采取的最后一個獨立行動。那時,國家政權對社會關系的干預在各個領域中將先后成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來。”這里恩格斯沒有使用“過渡時期”的概念,但是他所論及的事物都是“過渡時期”里的事物,如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后“把生產資料變為國家財產”,無產階級建立的國家“以社會的名義占有生產資料”,消滅一切階級差別和階級對立,國家政權對社會關系的干預“自行停止下來”等,都是“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所要進行的實踐和必須完成的任務。
    不難看出,馬克思、恩格斯關于“過渡時期”的理論有下述特點:
    第一,“過渡時期”是一個不太長的時期。關于“過渡時期”究竟是一個多長的時期,馬克思、恩格斯并沒有給予過正面回答。之所以會這樣,正是因為在他們的思想上,這個時期并不是一個很長的時期。首先,從馬克思、恩格斯使用的概念即“過渡時期”來看,不應該是很長的時期。眾所周知,“過渡”本意指在河流的某處“渡口”,從此岸過渡到彼岸去。一般來說,河流的渡口,是該河流相對比較窄小的地方,從此岸過渡到彼岸,是一個不太長的航程,所用的時間應比較短。馬克思將“過渡”轉用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認為從資本主義社會到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過渡時期”。可以說,這個時期不是一個正式的、完整的社會形態,而是前后兩個社會形態之間的某種必需的、但時間不長的轉變過程。其次,從馬克思、恩格斯一貫的論述看,“過渡時期”應該是一個不太長的時期。如他們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如果說無產階級一定要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如果說它一定消滅舊的生產關系,那么它在消滅這種生產關系的同時,也就消滅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從而消滅了它自己這個階級的統治。這時將會出現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根據他們的思想,革命的過程及“過渡時期”的演進過程是這樣的: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和無產階級成為統治階級→消滅了舊的生產關系→階級的消亡和自由人“聯合體”的產生。顯然這是一個任務單一的、簡短的、不太長的時期。
    第二,“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的任務不太復雜。梳理馬克思、恩格斯關于“過渡時期”的相關論斷可以發現,他們對于過渡時期的考察和思考,基本上是圍繞一個核心問題,即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的任務。此時無產階級政權的任務,從經濟角度看就是改變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使得生產資料由個人占有轉變為由全社會共同所有;從政治角度看就是消滅階級和使社會進入無階級社會。而且消滅階級和社會進入無階級社會,是改變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即建立起全社會占有生產資料的公有制的必然結果。所以,說到底無產階級政權的任務只有一個,即改變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或者說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和建立全社會占有生產資料的公有制。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對這個任務進行了詳細的表述。這就是前面所援引過的:“國家真正作為整個社會的代表所采取的‘第一個行動’,即以社會的名義占有生產資料,同時也是它作為國家所采取的‘最后一個’獨立行動。那時,國家政權對社會關系的干預在各個領域中將先后成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來”。所謂“以社會的名義占有生產資料”,就是指改變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實現生產資料的全社會共同占有。在恩格斯看來,這個任務既是無產階級革命勝利后即“過渡時期”的第一個行動,也是它的最后一個獨立行動。一旦完成這個任務,國家政權就結束了它的使命,不再對社會活動實行干預,或者說國家已經消亡了。這樣看來,“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的任務是不太復雜的。
    第三,“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國家和無產階級政黨趨于消亡。雖然馬克思、恩格斯沒有明確論述“過渡時期”究竟會持續多長時間,但是他們論述了“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政權的歷史使命和無產階級政權組織形式的特點。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后,他們認為,“過渡時期”的政權或者說無產階級專政,應該像巴黎公社那樣組織起來。即用武裝起來的人民來代替常備軍;用人民選舉產生的公社委員代替舊官僚;由人民選舉產生的公職人員擔任警察和法官;所有的公職人員受到選民的監督,隨時可以被撤換;所有的公職人員領取相當于普通工人工資的薪金。對于巴黎公社式的這個政權,恩格斯評論說這已經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所謂“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一是指這種政治形式沒有官僚軍事機器,在此方面區別于舊的國家機器;二是指這種政治形式趨于消亡的過程中,而不像舊國家機器那樣隨著政權的更替從一部分人手中轉到另一部分人的手中,始終是壓迫人民的暴力機器。而且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論,無產階級政黨與無產階級國家一樣,也是無產階級實現自己歷史使命的工具,或者說是無產階級達到在經濟上獲得解放的政治工具。在無產階級的歷史使命完成時,這些政治工具包括無產階級國家和無產階級政黨都將消亡。這樣看來,在“過渡時期”,作為無產階級政治工具的國家和政黨處于消亡的過程中。如同前面引述過的:當上升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把生產資料所有制形式由私有制變為整個社會所有后,作為政治工具的無產階級國家將停止對社會生活的干預,即它退出了歷史的舞臺。顯然,同樣作為無產階級政治工具的無產階級政黨也將退出歷史的舞臺。
    可以看出,馬克思、恩格斯認識到無產階級革命勝利后不可能直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包括不能直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或者低級階段,所以他們設想必須經歷一個“過渡時期”。在這個時期,必須實行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是說,無產階級國家和無產階級政黨將在這個時期發揮重要的作用。但他們同時認為,這個時期無產階級專政的任務不太復雜,所以它不會是一個長久的時期。伴隨生產資料所有制的變革任務的完成和全社會占有生產資料的公有制的建立,階級將消亡,無產階級國家和政黨都將自行消亡。馬克思、恩格斯由于沒有經歷“過渡時期”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實踐,他們的上述理論存在著歷史的局限性。
    二、列寧在實踐中對“過渡時期”理論的發展
    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后,蘇維埃俄國進入“過渡時期”。列寧領導蘇俄無產階級展開了“過渡時期”的實踐,經歷了經濟的、政治的等各個方面的考驗。他深入考察了比較落后的俄國“過渡時期”社會狀況的各方面情況,并進行了理論總結,發展并完善了馬克思“過渡時期”的理論。
    第一,列寧提出,“過渡時期”應該是一個很長的過程。有別于馬克思、恩格斯在“過渡時期”歷時問題上的認識,列寧提出“過渡時期”應該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十月革命爆發前,列寧即已經考慮到“過渡時期”長期性的問題。1917年8月-9月,他撰寫了重要的著作《國家與革命》。在這部著作中,列寧論述了未來國家消亡的經濟基礎問題。他說,根據馬克思的理論,共產主義是從資本主義社會中產生出來的,是資本主義社會所產生的那種社會力量發生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只有當社會經濟基礎達到并超出資本主義現有的高度時,共產主義社會才有可能實現,才可能實現國家的消亡。從這樣的思想認識出發,列寧指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與馬克思、恩格斯的觀點基本一致,但有一點區別。區別在于:國家“消亡”的日期是無法確定的,并且“消亡”應該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如他寫道:“很清楚,確定未來的‘消亡’的日期,這是無從談起的,何況它顯然還是一個很長的過程。”這里,列寧明確地說“國家消亡”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并且說當前這個問題是“無從談起”的。需要指出的是,列寧說“國家消亡”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實際上指明了“過渡時期”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因為國家消亡的過程與“過渡時期”在時段上是一致的,即國家消亡之時也就是“過渡時期”結束之時。
    列寧提出過渡時期“顯然還是一個很長的過程”,根據在哪里呢?顯然,經歷過1905-1917年間俄國革命運動的曲折進程,列寧清醒地認識到,俄國階級斗爭的情況遠比馬克思、恩格斯當年設想的復雜得多,俄國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以及新政權的建立和鞏固決非一蹴而就的事。另一方面,在他看來,國家消亡的前提是高度發達的經濟水平和生產力水平,而俄國不具備這樣的前提。所以即使俄國革命勝利,“過渡時期”和國家消亡無疑要經歷一個漫長的時期。
    殘酷的國內戰爭加深了列寧對“過渡時期”長期性的認識。1920年4月下旬,波蘭地主和資產階級的軍隊在英法帝國主義支持下,悍然進攻烏克蘭。盤踞在克里木的弗蘭格爾白衛軍也傾巢出動,進攻蘇維埃政權。蘇俄無產階級專政再度陷入危機之中。此時,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出現一股“左”傾思潮。思想“左”傾的一些人在黨的紀律、黨與工會的關系、黨派間關系的處理問題上說了許多錯話。針對這一現象,列寧寫作《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對錯誤思潮進行批判和糾正。在這篇文章中,列寧實際地思考和總結了俄國革命的歷史經驗,指出階級斗爭的殘酷性和尖銳性,強調階級和階級斗爭在俄國還會存在很多年。這就是他所說的:“我們在俄國(推翻資產階級后的第三年)還剛處在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即向共產主義低級階段過渡的最初階段。階級還存在,而且在任何地方,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之后都還要存在好多年。”這里,列寧指出俄國雖然實現無產階級專政已經三年,但仍然處于從資本主義社會向社會主義社會“過渡的最初階段”。因為資本主義舊勢力的拼死反抗,無產階級同他們的階級斗爭將存在較長的時期,甚至是“好多年”。由此可見,俄國國內戰爭的殘酷現實以及它帶來的問題,使得列寧不能不認識到“過渡時期”將是一個漫長的時期。
    國內戰爭結束后,蘇俄迎來和平經濟建設的形勢。列寧在認真思考了蘇維埃俄國經濟建設的困難后,再次強調“過渡時期”將是一個漫長的時期。當時無產階級的任務是要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為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奠定經濟基礎。可是在全俄人口中占多數的是以個體農民階級為主體的小生產者階級。農民階級在蘇維埃制度下第一次擁有了夢寐以求的土地。他們希望發展自己的個體經濟,發家致富。他們對于建設社會主義特別是對于生產資料公有化和集體生產不感興趣,甚至有抵觸情緒。這就產生了一個無產階級國家政權如何對待個體農民,即如何團結和引導他們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針對這個問題,列寧在有關會議上的講話中說:“毫無疑問,在一個小農生產者占人口大多數的國家里,實行社會主義革命必須通過一系列特殊的過渡辦法,這些辦法在工農業雇傭工人占大多數的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里,是完全不需要采用的。”他的意思是,在雇傭工人占人口多數的西方發達國家里,向社會主義過渡比較容易,“過渡時期”可能比較短,因為工人群眾容易接受社會主義思想。俄國的情況不是這樣,農民占人口的多數,小農經濟所占的比重較大。要引導個體農民走社會主義道路,要把個體農民經濟改造為社會主義經濟,困難比較多,需要有特殊的辦法。所以“過渡時期”將會比較長。列寧所說的“特殊的過渡辦法”是什么辦法呢?他在《論糧食稅》一書中說:“既然我們還不能實現從小生產到社會主義的直接過渡,所以作為小生產和交換的自發產物的資本主義,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們應該利用資本主義(特別是要把它納入國家資本主義的軌道)作為小生產和社會主義之間的中間環節,作為提高生產力的手段、途徑、方法和方式。”顯然這種“特殊的過渡辦法”是利用資本主義和國家資本主義作為“中間環節”來發展生產力的辦法。這樣看來,在落后的俄國,無產階級政權在改變個體農民經濟的過程中不能急于求成,不能采取強制的方式。相反需要發揮小農經濟的作用,發揮和利用資本主義經濟因素的作用,以達到提高生產力水平的目的。這樣的話,“過渡時期”將會成為一個長期的過程。也就是說,國內戰爭結束后,列寧仍然堅持“過渡時期”是一個長時期的觀點。
    第二,“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面臨著復雜而艱巨的任務。“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應該承擔哪些任務?馬克思、恩格斯雖有論及,但受到當時實踐的限制,他們未能全面地、切合實際地說明這個問題。俄國十月革命實現了比較落后國家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列寧勇敢地面對俄國經濟文化比較落后的事實,積極探索無產階級在“過渡時期”應該承擔的歷史任務,豐富了馬克思“過渡時期”的思想和理論。
    列寧提出,蘇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的重要任務之一,是“提高勞動生產率”和發展生產力。1918年初,列寧在有關文章和會議上的講話中多次提到“提高勞動生產率”、“恢復生產力”。為了實現這個任務,他領導蘇維埃政權與德國舉行和平談判,簽訂和約,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繼而提出轉變工作重心,發展生產和加強管理,以求恢復被戰爭破壞的國內經濟。他在《蘇維埃政權的當前任務》中說:“蘇維埃政權的基本原則和實質,以及從資本主義社會向社會主義社會過渡的實質,是政治任務對經濟任務來說居于從屬地位。而現在,特別是有了蘇維埃政權在俄國存在四個多月的實際經驗之后,我們應當十分清楚,管理國家的任務現在首先是歸結為純粹經濟的任務:醫治戰爭給國家帶來的創傷,恢復生產力,調整好對產品的生產和分配的計算和監督,提高勞動生產率,……總之,歸結為經濟改造的任務。”這里,列寧明確強調“過渡時期”的實質在于“政治任務從屬于經濟任務”,也就是說鎮壓敵對勢力破壞活動的政治斗爭要讓位于恢復和發展經濟的任務,從而恢復生產力,提高勞動生產率。
    列寧提出,“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還承擔著改變和團結農民小生產者的任務。如前所述,農民占俄國人口的大多數,其力量不可忽視。無產階級要完成向社會主義過渡的任務,必須團結農民,建立起牢固的工農聯盟。列寧針對這個任務說:“革命的經驗證明,改換管理形勢是一件并不困難的事情,消滅地主和資本家統治階級在短時期內就能辦到,如果革命發展順利,甚至有幾個星期就行了,但是,要改變根本的經濟生活條件,要同幾百年幾千年來養成的每一個小業主的習慣作斗爭,這卻需要在完全推翻剝削階級之后,進行多年的孜孜不倦的組織工作。”他的意思是,經過多年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和組織工作,可以達到改變農民舊思想、舊習慣的目的。這是無產階級在“過渡時期”必須完成的重要任務之一。國內戰爭期間,農民小生產者的階級特性充分地顯露出來。當時糧食十分緊缺,饑荒威脅著蘇維埃政權。可是一部分農民為了獲得高額利潤進行糧食投機買賣,干擾和破壞了國家的征糧政策。針對這樣的現象,黨內有人提出要嚴厲懲治這些投機者。列寧出于鞏固工農聯盟的考慮,制止了這一行為。他說:“地主資本家社會遺留下來的一切丑惡的舊東西教人們這樣考慮,這樣打算和這樣生活,而改造幾千萬人的生活是非常困難的,要做到這一點,需要長期而頑強地進行工作,然而這項工作我們剛剛開始。”這個論述再一次證明,列寧主張進行頑強的工作,改變農民階級的思想和習慣,并認為蘇維埃政權才開始這項工作,以后必須進一步地、長期地堅持下去。這也再次證明,在列寧的思想上,“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擔負改變和團結農民小生產者的任務。
    列寧提出,建設無產階級文化是“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必須承擔的任務。無產階級政權建立后,面臨的另一個艱巨任務就是建立無產階級文化。然而無產階級文化究竟是什么?無產階級文化從何而來?這些問題沒有現成的答案。列寧立足于歷史唯物主義的思想基礎,正確地指出:無產階級文化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那些自命為“無產階級文化專家的人”杜撰出來的。“無產階級文化應當是人類在資本主義社會、地主社會和官僚社會壓迫下創造出來的全部知識合乎規律的發展。”他批判了“無產階級文化派”關于通過“實驗室道路”建立“純粹無產階級的文化”的荒謬觀點,指出只有確切地了解“人類全部發展過程所創造的文化”,對這種文化加以改造,才能建設無產階級的文化。列寧關于無產階級文化與舊文化關系的正確思想,奠定了蘇俄無產階級文化建設的思想基礎。國內戰爭結束后,各項建設事業提上日程。這時蘇維埃俄國文化的落后成為政治建設和經濟發展的障礙。面對這種狀況,列寧提出了以文化建設推進各項建設事業的思想。他主張通過學習和掌握先進的生產文化、管理文化,健全經濟管理工作;通過抵制腐朽文化、落后文化,促進改革國家機關工作;通過提升農民的文化水平,推進合作社的建設。在合作社建設的問題上,列寧認為要從文化革命入手,特別要在農民中展開文化工作,使農民懂得合作社的好處,自愿地參加進來。這些事實表明,列寧視發展無產階級文化工作為“過渡時期”無產階級的一項重要任務。
    第三,“過渡時期”里無產階級必須加強國家政權建設和加強執政黨建設。蘇俄“過渡時期”的情況表明,無產階級專政和無產階級政黨沒有也不可能表現出消亡的趨勢,而且由于階級斗爭異常的尖銳和激烈,掌握政權的無產階級必須不斷加強政權建設和執政黨的建設。所以列寧認為,在蘇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必須加強政權建設和執政黨建設。
    在蘇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同敵對勢力進行了拼死的戰爭。俄共(布)的正確領導和黨員的模范作用,是取得國內戰爭勝利的關鍵。所以列寧說無產階級政黨是“鐵一般的在斗爭中鍛煉出來的黨”。在他看來,這個黨不僅具有鋼鐵一般不可動搖的意志和決心,還具有“鐵的紀律”。從這個黨15年(1903-1917年)的斗爭歷史和經驗看,它具有不怕犧牲的精神,具有勇往直前、無堅不摧的戰斗力。列寧鄭重地說,如果沒有這個黨的領導,無產階級決不可能取得國內戰爭的勝利,決不可能有力地鞏固蘇維埃政權。國內戰爭勝利后,由于蘇維埃政權仍處于資本主義國家的包圍中,還存在著被帝國主義國家侵略的危險。由此看,無產階級政黨的作用決不可以受到削弱。而且在以后的發展中,無產階級必須在經濟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等各方面創造出更多的成果,為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準備條件。從這些方面看,也必須堅持和發揮無產階級政黨的領導作用。所以列寧說:“我們的全部經驗表明,這個事業十分重要,因此我們要重視承認黨的領導作用問題,在討論工作和組織建設的時候,決不能忽視這一點。”他還指出:“從原則上說,對于應該有共產黨的領導這一點,我們不能有任何懷疑。”這是列寧對“過渡時期”共產黨領導作用的高度而充分的肯定。
    列寧認為,在蘇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必須加強紅軍建設,必須鞏固無產階級專政。如前所述,按照馬克思的設想,掌握政權的無產階級不應該建立正規軍和常備軍。可是十月革命后蘇維埃政權面臨國內反動勢力的武裝叛亂,面臨著帝國主義國家的軍事干涉,不建立強大的正規軍則不能保衛蘇維埃政權。所以,1918年1月和2月,蘇維埃政府先后頒布了《關于組織工農紅軍》和《關于建立工農紅海軍》的法令。列寧領導蘇維埃政權走上了組建無產階級正規軍——紅軍的道路。當時列寧指出:“一個上升到統治地位的新的社會階級……不逐漸建立起、在艱苦的內戰中建立起新階級的新軍隊、新紀律、新軍事組織,它無論過去和現在都不能取得也不能鞏固這種統治地位。”他還說:“我們不僅要戰勝白衛分子,而且要戰勝世界帝國主義。不僅這個敵人,而且比它更可怕的敵人,我們都要戰勝,而且一定能戰勝。因此,紅軍比什么都重要。蘇維埃俄國的每個組織都要始終把軍隊問題放在第一位。”上述論斷明確地表達了列寧關于在“過渡時期”加強無產階級正規軍建設和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思想。
    列寧認為,在蘇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必須完善國家管理制度和加強對權力的監督。蘇維埃俄國由于落后的經濟、政治和文化狀況,實現人民自治的直接民主十分困難。因此層層代表的間接民主在蘇維埃俄國得以實踐和推廣。在這種情況下,如何才能保障廣大勞動者的權益落到實處呢?列寧提出,必須完善國家管理,強化對權力的監督。這就是他所說的:“必須同那種認為只有資產階級才能管理國家的偏見做斗爭。無產階級應當把國家的管理工作擔當起來。”1919年3月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會召開,會上通過列寧起草的俄共(布)綱領。其中明確規定:“(1)必須吸收蘇維埃的每個委員來擔負一定的國家管理工作;(2)不斷變化他們的工作,以便能逐漸接觸所有的管理部門;(3)逐漸把所有的勞動人民毫無例外地吸收來參加國家管理工作。”這不僅體現出俄共(布)和蘇維埃政權完善國家管理的決心與決策,也展現出他們抵制官僚主義,加強權力監督的方式和方法。列寧逝世前夕針對黨內官僚主義作風嚴重,提出要擴大和改組工農檢察機構,充分發揮工農檢查院的作用,把全體勞動群眾都吸收到工農檢查工作中來。不僅如此,在列寧的指導下,黨內監督工作有序開展,如成立黨的中央監察委員會,作為與中央委員會完全平行的機構,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直接產生,對黨的最高權力機關負責監督監察工作。
    可以看出,列寧關于“過渡時期”的思想是對馬克思相關思想的發展,其最突出的一點在于沒有盲目地實踐“國家消亡”的觀點,并明確提出“過渡時期”無產階級政權和無產階級政黨因為面臨的各項困難和危險而必須得到加強的觀點。
    三、列寧“過渡時期”思想的啟示意義
    列寧對馬克思“過渡時期”理論的發展以及他闡述的“過渡時期”理論的內容,對于后來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的實踐,對于當代社會主義國家的實踐,有著深刻的啟示意義。
    對于取得革命勝利和掌握政權的無產階級來說,宜將“過渡時期”規劃得長遠一些。如前所述,列寧明確地說過,“過渡時期”是一個比較長的時期,在這個時期里有許多艱巨而復雜的任務需要完成。如果“過渡時期”規劃得比較長遠,無產階級就有充裕的時間做那些艱難困苦的工作,解決經濟建設、政治建設和文化建設上的各種復雜問題。這樣,當“過渡時期”結束時,即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或低級階段時,呈現出來的新社會就會更加美好,更加具有優越性。否則,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后,無產階級前進的道路上困難和障礙會很多。例如,上個世紀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的蘇聯,從展開大規模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到宣布社會主義制度已經建成,即結束“過渡時期”,時間不夠長久,以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后,依然存在各個階級之間矛盾的問題、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形式有待改進和完善的問題、商品生產不夠發達以及生活資料不能充分滿足人民需要的問題、政治民主不夠充分和對權力的監督缺乏力度的問題,等等。這樣,社會主義社會就缺乏優越性和美好感,而且它不得不去解決那些棘手的問題。如果規劃的“過渡時期”較長,就可以在“過渡時期”解決那些棘手的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雖然建成社會主義社會的時間會向后推延,但是建成的社會主義社會將會美好得多,社會主義社會的進程會順利得多。
    對于當代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來說,需要認識到當前所處的社會發展階段兼有社會主義社會和“過渡時期”的性質。這些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都存在著將“過渡時期”規劃得較短的問題,以及將“過渡時期”的任務帶入社會主義社會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些國家現在所做的事,有一些本應是在“過渡時期”里做的。如建立和完善生產資料所有制形式,發展生產力和產生足夠的生活資料,處理不同社會階級和階層的關系等。現在人們仍在做這些事,原因是什么,應以怎樣的態度和精神來對待這些工作,應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或者說應該產生自覺性。中國共產黨認為目前的中國處于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體現了這種自覺性。這是應該充分肯定的。
“過渡時期” 無產階級政權建設 執政黨建設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2019.01】論卡爾·考茨基早期社.. 下一篇【2019.01】“列寧主義”的定義之..

澳门金沙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