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2018.06】國外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綜述
2019-04-09 13:14:15 來源:《社會主義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鄒 洋 【 】 瀏覽:135次 評論:0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時代特征和新的實踐相結合,總結了十八大以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果,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自提出以來,便引發了國外媒體、學者和政界人士的關切,出現了一系列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成果。本文對這些成果進行了梳理,期望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認知,從而進一步加深我們對該思想的了解。
    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背景
    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根據現階段我國的基本國情和新的時代特點,提出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并闡述了其基本內容。國外人士對該思想產生的背景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研究。
    (一)關于歷史背景
    目前,中國社會已經進入了新時代,產生了許多新問題和新特點,黨和國家急切需要新的行動指南,這成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國內背景。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政治研究和預測中心主任安德烈·維諾格(Andre VinogerRadov)指出:“中國當今社會發展進入新時代,迫切需要新的行動指南,賦予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最高理論地位,將其確立為中國共產黨的思想理論指南,是中國共產黨為完成其歷史任務所制定的全黨動員方針合乎規律的發展。”英國《衛報》(The Guardian)2017年10月24日發文評論指出,在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宣誓將領導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進入擁有國際勢力和影響力的‘新時代’”,“新時代”的中國“需要新的行動指南”。巴基斯坦學者哈斯涅·賈瓦德(HassnianJaved)指出,“像中國這樣大的國家,繁榮和興盛離不開強有力的領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反映了“中國共產黨對社會發展規律的理解,它回答了如何繼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中制定的“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是接下來數十年時間里“指導中國發展的新時間表和路線圖”。改革開放后,中國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使中國領導人和中國人民充滿自信。這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重要國內背景。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2017年10月25日發表評論說,“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及控制著世界上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使習近平和中國人民有能力也有信心實現中國崛起,并認為該思想的產生“意味著他和他所領導的黨擁有引領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巨大力量” 。
    中國的國際地位不斷提高,對世界影響力不斷增強,這成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一大國際背景。蘇黎世聯邦理工大學全球安全研究中心的布瑞恩·G·卡爾森博士(Brian G Carlson)認為,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宣告中國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中國不僅準備增強它在地區的作用,還要更好地在世界舞臺上發揮它的作用”。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高級研究員威廉·C·麥克希爾(William C McCahill)分析指出,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宣布中國進入了發展的歷史轉折點,“習近平和他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會帶領中國進入世界舞臺的中心”,中國會向世界提供“解決人類問題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面臨嚴峻挑戰,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又一國際背景。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2017年10月19日評論,“當西方民主面臨嚴峻挑戰,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下降時”,習近平提出的“中國道路”對于其它國家來說是一種選擇,其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誕生“使他成為了中國自毛澤東以來最強有力的領導人”。
    (二)關于理論背景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和新中國幾代領導人的理論成果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直接理論來源,也是該思想產生的重要理論背景。巴基斯坦著名記者和評論家伊姆蒂亞茲·阿拉姆(Imtiaz Alam)2017年11月23日發文說,“中國共產黨的最初使命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在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的基礎上,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了黨章”。美國《外交官亞太實事雜志》(The Diplomat)2017年10月25日發文指出,鄧小平創造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概念,“鄧小平將市場經濟運用于中國,成功地實現了經濟前所未有的增長。”現在習近平已發出信號,要進一步發展鄧小平理論,“并運用于新時代的中國。”在此基礎上,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提出了新的指導思想。現在,“中國告別了鄧小平時代,進入了習近平時代。”以上觀點疏忽了分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的內在聯系,第二種觀點更是有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等同于鄧小平理論的傾向,這就割裂了該理論體系的一脈相承性。
    國外還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與毛澤東、鄧小平等中國前幾位領導人的理論進行了比較。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太平洋論壇研究員尚·達克沃(Son Daekwon)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鄧小平理論作了比較,得出了四點不同:“第一,習近平強調更平衡的經濟增長,鄧小平則提出了‘早期和共同富裕’的思想,意味著先使少部分人富裕起來,從而再使所有人富裕起來;第二,習近平會更加注重產業創新,而在鄧小平時代,中國經濟增長主要依賴于基于廉價勞動力的低質量商品生產;第三,習近平在第二任期間將強調法治,而在鄧小平時代,法治建設較為滯后;第四,中國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會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事務,而在鄧小平的領導下,中國則奉行‘韜光養晦’的外交政策。”《華盛頓郵報》駐中國首席記者西蒙·丹耶爾(Simon Denyer)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分別同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作了對比:毛澤東思想的核心是“革命以及國家建設”;鄧小平理論則強調“通過改革開放使中國走上成為全球經濟強國的道路”;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主要包括“國家治理和民族復興”。美國《大西洋》(The Atlantic)雜志2017年10月26日發文評論,習近平“堅持了鄧小平開創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但是添加了“他自己新的觀點,那就是新時代”,而且認為“中國現代歷史可以劃分為三個時代: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習近平時代”。這種劃分方法準確性仍待商榷,不過從側面反映了國外對新中國幾屆領導人影響力的看法。
    部分國外學者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及中國前幾位領導人的理論進行比較時存在明顯的偏差。如美國社會學家薩爾瓦托·巴邦尼斯(Salvatore Babones)認為,胡錦濤提出了“和諧社會”,其含義是“信任政府、不抱怨及人人和諧相處”,“胡錦濤后來將和諧社會拓展為了和諧世界”。習近平則不強調和諧,他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南中國海島建設,反映了習近平采取擴張性的外交政策。這種觀點明顯與事實不符,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以較大的篇幅闡明了我國的和平對外政策,強調“中國將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恪守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外交政策宗旨……推動建設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可見,新時代我國仍然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而不是采取所謂的擴張性外交政策。
    總體上講,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產生背景進行了一定研究,其分析基本上是客觀和符合實際的,但也明顯存在著一些不足。第一,在研究其產生的國內背景時,國外的分析往往比較簡單,雖然指出了中國進入了新時代,需要新的行動指南,但是沒有詳細分析我國哪些方面表現出來了新的時代特征,僅有的分析也只是從經濟層面展開。中國社會進入新時代,方方面面都表現出來了新的時代特點,不僅包括經濟增長,還包括思想文化進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態文明發展、軍隊建設增強等等方面。因此,國外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國內背景的研究尚待拓展。第二,國外在考察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理論來源時,忽視了該思想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聯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國的“源”和“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形成和發展的沃土,該思想能夠博大精深,充滿感染力和號召力,離不開它立足于“本來”,即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第三,忽視了習近平的個體智慧對這一重要思想形成所做的貢獻。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雖然是黨和人民集體智慧的結晶,但是習近平作為主要的創立者,在其中發揮著關鍵性作用。習近平長期的從政歷程不僅涉及黨政軍各個領域,還經歷了村縣市省中央各級崗位,這種豐富的從政經驗和工作閱歷,為習近平深厚的理論功底打下了扎實基礎,是這一思想產生的重要來源和重要背景。而國外在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背景時,基本上沒有分析習近平個人智慧所發揮的作用,更沒有分析該思想與習近平在各級領導崗位上的講話及實踐的內在聯系。
    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內容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包含什么樣的內容,是國外研究的重點,綜合目前國外已有的觀點,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闡釋“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強調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在十九報告中,習近平闡釋了“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勾勒出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路線圖”。日本《朝日新聞》2017年10月19日報道,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一項長期愿景,“即在中共領導下,到2050年,將中國建成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以與歐美的自由主義、民主主義相區別的‘中國模式’推進富國強兵,描繪出建設適應新時代強國的藍圖。”巴西中國研究與商務中心執行長羅尼·林斯(Ronnie Lins)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核心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它將成為中國共產黨探索中國富強之路、推動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國夢的堅實保障”。英國《衛報》(The Guardian)2017年10月24日評論,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中國夢”,通過“實現國家復興的‘中國夢’”,“中國將獲得更高的國際地位”。美國庫恩基金會主席羅伯特·勞倫斯·庫恩(Robert Lawrence Kuhn)認為,在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的報告“確認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和到2050年成為發達國家的更大目標之間的聯系”。到2035年,“中國將成為一個‘中等繁榮國家’”,到2050年,“中國將成為‘一個發達國家,并在所有對人類具有重要意義的領域——經濟、治理、科學、技術和文化領域——成為全球領袖’”。這種觀點過分抬高了中國未來的國際地位,雖然我們的目標是2050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但并不意味著我們在所有重要領域都能成為全球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國外普遍認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能夠實現的,并提出了兩方面的原因。第一,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奠定了經濟基礎。巴基斯坦《每日時報》(Daily Times)發文指出,“中國經濟總量達到11萬億美元左右”,“強勁的國內消費,穩健的工資增長,城市就業機會和公共基礎設施投資支撐了中國經濟奇跡般地增長”,這使中國有信心實現民族復興。《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2017年10月23日評論,“在過去5年時間里,習近平強調‘中國夢’”,現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使其合法化了”。“中國經濟目前位于全球第二,很容易發展成全球第二強國,隨著經濟的持續增長,中國將會成為超級大國”。英國《金融時報》發文指出,“隨著中國經濟增長平穩,同時歐美受到經濟民族主義崛起的重傷,中國共產黨的信心飆升。”第二,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的有力領導,使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成為了可能。英國駐中國BBC總編輯嘉莉·格雷西(Carrie Gracie)認為,中共十九大的召開“意味著習近平和以他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具有領導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巨大權力”,在這樣的條件下,“中國經濟將在未來十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強大的國家”。《華盛頓郵報》駐中國首席記者西蒙·丹耶爾(Simon Denyer)指出,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這一舉措將使習近平成為數十年來最有權力的中國領導人,并強化了黨對社會的領導”,將使中國“成為世界舞臺上的超級大國”。
    (二)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
    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把“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作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的第一條,說明了其極端重要性,這成為了國外十分關切的問題。墨卡托中國研究院公共政策與社會研究部主任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認為,習近平強調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他的意思是只有在權力更加集中的情況下,尤其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人民的生活質量才能提高。德國《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2017年10月24日評論說,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提出到本世紀中葉將中國建設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個目標“只能通過共產黨不可撼動的領導來實現”。新加坡《聯合早報》2017年10月28日發文評論說,“對中共而言,因黨建弱化、黨的領導不力而導致腐敗問題嚴重,可以直接導致中共面臨執政危機”。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提出要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根本目的是要加強黨對反腐敗斗爭的統一領導”。這種觀點將問題過于簡單化,習近平強調“黨是領導一切的”,不僅是為了加強從嚴治黨,還包括其它很多重要目的,很難將其根本目的歸為加強對反腐敗斗爭的統一領導。
    (三)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成為了國外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著眼點。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斯蒂芬·S·羅奇(Stephen S Roach)認為,社會主要矛盾是“用以提出亟待解決之根本問題的馬克思主義概念”。“這個主要矛盾的重述清楚地展現了關于中國國家視野的一個重大變化——從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再到一個旨在成為強國的逐漸富裕社會”。德國之聲電臺(Deutsche Welle)網站10月25日報道,習近平強調新的主要矛盾,“對不熟悉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人來說,這聽起來有點難懂。它的大致意思是,加強機會的平等和環境意識將取代不惜一切代價的增長。”韓國《中央日報》2017年10月20日報道,習近平在十九大上提到“‘進入新時代之后,中國出現了新的矛盾’,將‘發展不平衡’定義為中國在解決溫飽問題后的社會主要矛盾。這意味著,在他第二屆執政期間,將把工作重點放在消除嚴重兩極化和地區間發展差距的問題之上”,這一做法體現了馬克思主義者的“平等”思想。
    (四)重視強軍,把人民軍隊建設為世界一流軍隊
    強調把人民軍隊建設成世界一流軍隊,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內容。中國共產黨對軍隊發展的注重,引起了國外的關注。美國社會學家薩爾瓦托·巴邦尼斯(Salvatore Babones)認為,民族復興和軍隊力量具有緊密聯系,習近平強調“堅持中國共產黨對人民解放軍的絕對領導”,“把人民解放軍建設成為能夠保衛中國的世界一流軍隊”,目的是“增強軍事力量,以實現中華民族復興”。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news)在題為《十九大軍隊與國防建設將有何變化》中報道說,“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18日在中共十九大上作報告時表示,本世紀中葉將把中國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國防與國家安全話題通常在中共代表大會上占有大量篇幅”。該報道還提到,“十九大將提出新的倡議,并強調經濟與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技術和創新方面”。俄羅斯《觀點報》2017年10月19日報道,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預示了中國軍隊幾年后的面貌”。中國的實力讓人毫不懷疑,“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計劃必將實現。”“到2050年,中國將擁有全世界最強的海軍和空軍。”
    (五)大力開展反腐敗工作
    人民群眾最痛恨腐敗現象,腐敗嚴重威脅著黨和國家,是黨和國家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強調:“當前,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鞏固壓倒性態勢、奪取壓倒性勝利的決心必須堅如磐石。”中共對反腐敗斗爭的重視,亦是國外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著眼點。伊朗對外電臺(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Broadcasting)2017年10月18日報道,“鑒于中國政府在黨內展開大規模反腐敗運動,很多人認為,反腐已進入了一個非常敏感的階段,繼續推進這場反腐敗運動需要十九大的堅定決心……習近平在十九大上發表講話強調,他將堅定不移地在政治、軍事和經濟各領域繼續展開反腐敗工作。”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太平洋論壇研究員尚·達克沃(Son Daekwon)認為,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作的報告表明,“他將繼續大力開展反腐運動,同時在中國建立法治社會”,但是,“習近平強調黨的領導作用,因而他的法治理念同西方不同”。
    與此爭鋒相對的是,有的國外人士從陰謀論的角度出發,認為習近平領導中共開展反腐敗斗爭目的在于“消滅政治敵人,從而獲得領導核心地位”。十八大以前,腐敗是我國社會一個十分突出的問題,大力開展反腐敗斗爭,是時代所需,民心所向,亦是中國共產黨保持先進性,鞏固其執政地位的必然選擇,而不是什么所謂的“消滅政治敵人”。習近平指出:“我們黨反腐敗不是看人下菜的‘勢力店’,不是爭權奪利的‘紙牌屋’,也不是有頭無尾的‘爛尾樓’。”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與國際事務教授羅斯·特里爾(Ross Terrill)在其著作《習近平復興中國》中也反駁指出,“中國的反腐沒有權力斗爭,沒有紙牌屋。”從中共十八大后到2015年10月,“中央巡視組已展開8輪、149個地區和單位的巡視”,“實現了全國31個省區市的全覆蓋,中國所有省份均有省部級高官落馬”。中共的反腐力度“有力回應了海外甚囂塵上的‘選擇性反腐論’‘反腐減弱論’等臆斷”。
    總體上講,國外人士從不同角度,不同領域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內容進行了解讀,但是主要集中在以上五個方面。即便有的國外人士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內容進行了概括,卻仍不全面。比如美國社會學家薩爾瓦托·巴邦尼斯(Salvatore Babones)認為,這一重大思想“包含14個關鍵點”,主要展示了“習近平治國理政的方略”,其內容涵蓋領域較多,如軍事領域有“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進一步提升軍隊的戰斗力”;社會領域有“構建中華民族共同體”;外交領域有“推動歐亞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帶一路’倡議”。再比如美國《號角網》(The Trumpet)2018年1月評論說,這一思想是“融合了許多中國文化的思想體系”,它由“14個關鍵原則組成”,包括:“中國共產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法制改革;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追求環境保護。”上述兩種觀點都只提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十四個堅持”,而沒有提及“八個明確”。然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內容極為豐富,不僅包括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總任務、主要矛盾、總體布局和戰略布局、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等具體理論成果,還涵蓋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領域的真知灼見。可見,國外人士的研究視域尚待拓展。
    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意義
    在國外看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意義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對中國的意義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中國前進提供了更加清晰的路線圖,也進一步鞏固了習近平在黨內和國內的領導核心地位。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政治研究和預測中心主任安德烈·維諾格(Andre VinogerRadov)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提出了經濟領域、國家建設、社會生活和對外政策等方面的嶄新任務,把這一思想寫入黨章,有助于提高全體黨員在完成這些嶄新任務方面的紀律性。”俄羅斯政治學家亞歷山大·阿薩福夫(Alexander Asaafov)認為:“中共十九大對于中國政治而言是非常重大的事件。人們對它抱有很多期許。因此,習近平的再次當選表明他沒有辜負黨的信任。他所奉行的方針被視為最符合中國當前利益、最能應對國家所面臨挑戰的。”倫敦經濟學院教授金刻羽指出,“以習近平命名的政治意識形態,是不同于自由民主派的另外一種選擇,現在既然得以確立,成為中共思想體系的一部分”,極大地鞏固了習近平在黨內和國內的領導核心地位,“挑戰習近平就無異于挑戰中共的信仰體系”。紐約咨詢委員會研究小組的中國政治專家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產生“是為了增強習近平在黨內的權力、可信度、合法性及權威,以便更有效地推動他認為的中國正確道路的發展”。這種觀點側重于從習近平個人的角度闡發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原因,雖然具有一定合理性,但是忽視了該思想產生的其它許多原因。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將進一步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國外對此給予了高度肯定。克羅地亞民主共同體總書記、議長戈爾丹·揚德羅科維奇(Gordan Jandrokovi)認為:“中共十九大將有助于提高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中國的國際地位,有利于構建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斯洛文尼亞前總統達尼洛·圖爾克(Danilo Türk)認為:“國際社會從中國支持多邊主義和維護聯合國權威等舉措中獲益很多。中共十九大的決策更有利于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日本《日經亞洲評論》2017年10月18日發文評論,“隨著中共召開十九大,習近平將展開第二個五年任期。中國領導人正處在使中國變得更‘外向’并行使其全球領導力的最佳時機。”美國《華盛頓郵報》2017年10月19日報道,“歷屆美國領導人熱衷于將他們的國家刻畫為‘巔峰上的城市’——讓他國模仿的,耀眼的榜樣。然而中國現在正式將自身打造成另外一顆讓世界仰望的‘北極星’,其政治、經濟和文化體系與美國大相徑庭。”
    (二)對世界的意義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給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新的選擇。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2017年10月25日報道,“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列出的不是未來5年的愿景,而是未來30年的,并且提到一種‘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的社會主義模式。”墨卡托中國研究院公共政策與社會研究部主任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說:“中國的治理方式已經贏得了全球的吸引力,因為巴基斯坦、東歐和非洲部分地區特別容易受到其影響。”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2017年10月19日評論說,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由于西方民主國家面臨嚴峻挑戰,美國國際地位的下降”,習近平所說的中國道路“不僅限于中國”,對其他發展中國家也是重要選擇。埃及金字塔政治與戰略研究中心專家艾哈邁德·甘迪勒(Med Gandler)說:“中國的實踐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可以成為發展中國家實現富強的一條道路,是所有道路中已被證明行之有效的一條。”印度尼西亞亞洲創新研究中心主席班邦·蘇爾約諾(Bambang Sulyono)認為,這一重大思想“對世界其他國家和政黨具有重大啟發與借鑒意義”。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將進一步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巴基斯坦學者哈斯涅·賈瓦德(HassnianJaved)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首先是為國家與國家間的關系開辟一條新的道路”,“這條道路與傳統權力的軌跡不同,因為中國一直并將永遠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所長喬納森·沙利文(Jonathan Sullivan)指出,該思想的產生,“表明當下的中國已經從一個專注于內部的國家轉變為具有全球利益和全球視野的國家,并且首次釋放出了向世界提供公共產品及在全球范圍內承擔風險的信號”,這有利于維護世界和平。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2017年10月28日評論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包含“習近平過去五年提出的許多政治概念和口號”,“目前中國已經成為經濟和軍事強國”,“中國經濟發展成就有助于維持整個世界經濟的發展”。
    與此截然相反,部分國外人士鼓吹“中國威脅論”,歪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如有人認為該思想的核心是“通過進一步加強國家軍隊和擴大中國在全球事務中的影響力”,以實現中國的崛起,這是“一個可怕的野心”,西方“應感到憂慮”。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明確指出:“中國奉行防御性的國防政策。中國發展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中國無論發展到什么程度,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正如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江雨所說:“十九大報告證明了中國對外政策的平和、務實和理性,這有助于緩解外界對‘中國威脅’的擔憂。”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胡逸山認為:“中國經歷落后挨打、‘百年恥辱’的歷史階段,對強國的觀念因此更多是期望把自己做強做大,不再被他國欺負。”可見,這并不是什么所謂的“野心”,西方也無需為中國的崛起而感到憂慮。
    總體上講,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意義的研究主要偏向于現實層面。然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還具有深刻的理論意義。從理論意義上說,這一重大指導思想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開辟了馬克思主義新境界,它回答了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命題,尤其是其主動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形成了具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從而極大地拓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可見,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意義的分析是不全面的。
    四、結論
    綜上可知,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以來,國外人士就對該思想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一是探討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的背景。國外人士從中國社會的新變化、國際地位的提高及理論來源等角度探討了該思想的形成。二是分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內容。國外人士主要圍繞十九大報告,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總任務、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軍隊建設、反腐斗爭進行了分析。三是探究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意義。國外人士認為該思想具有雙重意義,一方面為中國未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另一方面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借鑒,也有利于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
    國外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有著許多閃光之處,有助于我們進一步加深對該思想的理解。當然,國外的相關研究除了文中已提到的不足之外,還存在以下問題。
    (一)缺乏學理性分析
    國外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媒體評論以及對一些學者和政界人士的采訪,深入詳細地對它進行學術性研究的論文和著作在國外較為少見。這從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國外目前主要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當成一種政治熱點事件加以考察,缺乏對該思想的深度解析和學理性分析。然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還包含極大的學術價值,它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新性發展,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對世界有益文明成果的吸收,都是值得進行學術分析、學術探討的。畢竟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產生才一年左右,國外對其認識和研究尚需一段時間。不過,隨著中國的發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影響力進一步拓展,相信國外關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學術性論文、學術性報告甚至是學術性專著將會層出不窮。
    (二)缺乏系統性研究和多學科分析
    從目前可以查閱到的資料來看,國外人士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側重于從某一方面展開。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產生背景、某方面內容或國內外意義等等。可見,國外缺乏對這一重大思想的全面性和系統性研究。除此之外,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角度較為單一,主要偏向于政治學,然而要深入理解該思想,還需要從哲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學、生態學等不同學科進行分析。
    (三)研究方法還需進一步完善
    目前,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主要是通過分析和解讀十九大報告展開的。偉大思想的誕生,不是一蹴而就的,必然有其孕育、發展、成熟的過程。雖然十九大報告是探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文本,但是此前習近平的系列重要講話,包括他在各級領導崗位上的著作,如《擺脫貧困》、《干在實處 走在前列——推進浙江新發展的思考與實踐》、《之江新語》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都是研究該思想的重要文本。除此之外,這一重大指導思想正處于不斷發展和完善的過程中,十九大后習近平在不同場合發表的重要講話也是研究該思想的重要著眼點。因此,國外的相關研究方法還有必要進一步完善。
    (四)相關理論分析較為抽象
    國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抽象化的表現。比如:國外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了馬克思主義,但是它在哪些方面具體體現了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國外人士并沒有指出。又比如:國外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那么它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哪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這需要具體細致地闡釋。再比如:國外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有利于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那么它為什么會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這同樣需要具體解釋和分析,而不是抽象地說它有利于世界和平與發展。
    (五)部分研究存在不實之處
    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部分國外人士在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時,由于受意識形態、習慣性思維及西方社會輿論等影響,在研究時還要考慮到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因此,難免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不實之處,其中也含有一些錯誤,特別是在研究我國反腐敗斗爭和對外政策時,存在較為偏激的觀點。這是需要我們警惕和加以澄清的。
    以上問題從側面反映了,當前如何向國外闡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是一項重要的對外工作。讓國外媒體、學者、政界人士及其他社會人士更多地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明白新時代中國的基本國情,認識到中華民族的復興、中國的崛起對全世界和全人類的發展是有益的,這是每一個中國人的職責。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十九大報告 研究綜述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2018.06】十八大以來國內學界關.. 下一篇【2018.05】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對..

澳门金沙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