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2018.06】論黨的十九大對新時代社會 主要矛盾的認識及其價值
2019-03-11 16:36:01 來源:《社會主義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萬是明 【 】 瀏覽:257次 評論:0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1這是我們黨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轉化所做出的新認識,這個重大新認識的提出,是我們黨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原理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的產物,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這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新時代我們黨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做出新認識的依據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莊嚴宣告,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轉換,這個新認識是基于我們黨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規律和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規律的正確認識所得出的正確結論。
(一)黨的十九大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做出新認識的理論依據
    馬克思和恩格斯基于人類歷史的社會實踐活動,對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進行了深入研究,認為社會基本矛盾運動推動了人類歷史的不斷發展。馬克思在經過長期的對資本主義社會各種紛繁復雜的矛盾和人類社會歷史發展演進的有關規律的研究后,于1859年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提出了社會基本矛盾理論,他在序言中指出:“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合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筑豎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2馬克思在這里已經明確地指出,是社會基本矛盾運動推動了人類社會不斷向前發展的,并認為考察任何歷史現象或社會問題都要從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入手,社會基本矛盾理論為我們正確認識人類社會的發展提供了科學的依據。
    以列寧為首的俄國布爾什維克黨在領導十月革命取得偉大勝利以后,對俄國當時的社會矛盾問題進行了艱辛的探索。在俄國十月革命取得偉大勝利之后,俄國布爾什維克黨領導人民開始致力于俄國的經濟社會建設。面對當時復雜的國內外形勢,列寧首先肯定了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存在著大量的矛盾,他指出:“對抗和矛盾完全不是一回事。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對抗將會消失,矛盾仍然存在。”1列寧在認真分析俄國當時的經濟社會發展狀況時指出,不僅在政治經濟領域存在著矛盾,而且在思想文化領域也存在著許多矛盾。列寧在對俄國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矛盾進行分析時指出:“在這里不是國家資本主義同社會主義作斗爭,而是小資產階級和私人資本主義合在一起,既同國家資本主義又同社會主義作斗爭。”2面對強大的階級敵人在思想文化意識方面制造的各種混亂局面,他指出在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必須牢牢地確立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列寧強調,我們“應該處處用自己的共產主義影響來抵制”3。列寧在革命實踐斗爭中運用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矛盾的有關理論,正確地分析了俄國當時所面臨的各種社會矛盾,并針對各種社會矛盾問題,及時地采取了各種有效措施,最終戰勝了當時所面臨的各種困難與挑戰。
    毛澤東在中國革命斗爭的實踐過程中善于運用矛盾分析法,他認為,事物的矛盾法則,即對立統一的法則,是唯物辯證法的最根本法則。1937年8月,他在《矛盾論》一文中詳細闡述了對立統一法則。他明確指出,任何事物都存在著矛盾,既有內在矛盾,也有外在矛盾。矛盾貫穿在每一事物發展過程的始終,矛盾具有普遍性和絕對性,矛盾具有特殊性和相對性,矛盾具有同一性和斗爭性。他還指出,我們在分析問題時要注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人在領導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實踐過程中充分運用了矛盾發展與斗爭的理論,成功解決了我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過渡時期的各種社會矛盾問題,同時也為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鄧小平在堅持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基礎上,充分運用了馬克思主義矛盾分析法理論對我國當時的社會主要矛盾進行了認真的分析與審視,并對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對社會主要矛盾問題認識的錯誤進行了深入的反思與總結,果斷停止了以階級斗爭為綱的不正確做法,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正確思想。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對我國當時社會主要矛盾所做出的正確認識,為我們黨確立改革開放、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等重大方針政策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與價值,也為我們黨及時轉變工作重心提供了主要依據。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正確地運用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矛盾斗爭與發展的有關理論,深刻總結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經驗和認真分析我國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各種社會矛盾,尤其是認真分析了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所呈現出來的新特點基礎上,著眼于未來幾十年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全局而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轉化做出新的認識與判斷。
(二)黨的十九大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做出新認識的實踐依據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黨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始終堅持改革開放,大力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資金,使我國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等各項事業都發生了歷史性的變革,并取得了偉大的成就。
    1.從我國經濟與社會發展層面看,我國社會建設已經發生了明顯變化。在經過了40年的飛速發展之后,我國各項事業的發展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已經達到82.7萬億元,占世界經濟總量的15.05%,穩居世界第2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59660元。4我國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和綜合國力等都已進入了世界前列。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總體上已經得到了顯著的提高,我國連續幾年保持了世界第一制造大國的地位,200多種主要工業品的產量已躍居世界首位。如果還堅持認為我國仍處于落后的社會生產狀態,肯定是不合時宜的。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總體上已經接近小康,到2020年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社會物質財富已經得到了極大的豐富,人們已不再為基本的物質文化生活而發愁。
    2.從公民個人生活水平層面看,基本上已跨入了小康行列。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生產力水平的大幅提升,我國公民個人的生活水平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比上年增長9.0%,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3%。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元,比上年增長8.3%,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5%。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比上年增長8.6%。”1從以上這些統計數據可以看出,公民個人的物質生活已經基本上得到了滿足,他們開始向往著更加美好的政治生活、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公民已經不再僅僅滿足于現實的比較富裕的物質生活,他們開始追求更加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比如他們需要有更多的社會政治參與機會,需要有更好的居住環境,需要有更好的醫療保障制度,需要接受更好的各種教育等。
    3.從社會現實發展情況來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呈現出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非常突出。雖然我國經濟與社會發展已經取得了偉大成就,但是我國發展所面臨的最突出問題就是發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正如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所指出的:“我國的發展質量和效益還不高,創新能力還不強,實體經濟水平也還有待于進一步提高,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群眾在就業、教育、醫療、居住等方面還面臨不少難題等。”2對于以上的這些矛盾和問題,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的解決,將會嚴重影響和制約我國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也會影響到我國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斗目標。為此,我們黨必須始終立足于這些社會發展的現實狀況,不斷推動我國經濟與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始終著眼于解決好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平衡與不充分問題,不斷提升我國經濟發展的層次和效益,以便最大程度地滿足廣大人民群眾在各方面的更高層次需要。
二、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深刻內涵
(一)“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深刻內涵
    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文中明確地指出:“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3在此文中馬克思、恩格斯深刻地揭示了人們通過社會生產實踐活動來滿足自身生存需要的重要意義,因為人們只有首先滿足自身對物質生活資料的基本需要,才能更好地去滿足自身的其它需要。新中國成立以來,為了滿足人民對于幸福生活的新期待,我們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開始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的艱辛探索,以此來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建國初期,由于我國工業基礎十分薄弱,社會生產力非常落后,解決人民的溫飽問題是當務之急,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之間的矛盾便成為當時的社會主要矛盾。黨的八大以后,由于我們黨在社會矛盾認識方面存在一些偏差,我們黨在探索社會主要矛盾的征程上遭遇到了重大的挫折。在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我們黨對我國當時的社會主要矛盾問題進行了認真的分析與研究,并做出了“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4這個十分重大而又正確的論斷,這個重大論斷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發展指明了新的方向。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過了40年的飛速發展,我國經濟總量已經躍居世界第二位,其它各項社會事業的發展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綜合國力明顯得到了提升。人們已經不再為基本的物質生活而發愁,總體上過上了比較富裕的生活,于是人們開始追求更高品質和更高層次的物質生活和精神文化生活。相較于之前所強調的“物質文化需要”,十九大報告中所強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內涵更加豐富和深刻。人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追求是一個不斷發展的動態過程,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人們對它的內涵會有各種不同的理解和闡釋。從歷史發展的縱向來看,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不斷進步,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會越來越傾向于高質量、高層次。從社會發展的橫向來看,不同社會群體對于美好生活的需要與追求,也會有著很大的差異。這里所強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僅包括高質量和高層次的物質文化生活,而且還包括社會民主與法制、公平與正義、安全與環境、社會保障等諸多方面。首先,在民主與法制方面,人們期望有更多的社會政治參與機會,能夠有機會通過各種渠道來表達自身的愿望和訴求。期望我們國家的法制更加的完善與健全,從而隨時能夠拿起法律武器來捍衛自身的權利和利益。其次,在公平與正義方面,人們期望建立起更加公平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期望國家各種教育資源合理分配、合理布局,讓孩子們能夠接受到更加公平的各類教育。再次,在社會安全與環境保護方面,人們期望社會更加和諧穩定,期望我們的國家長治久安,期望我們生活的自然環境更加美好。最后,在社會保障方面,人們期望老有所養,病有所醫,住有所居,從而能夠長久的安居樂業。人們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與追求,也是我們黨持之以恒的不懈追求,以及新時代我黨所面臨的重大歷史任務與使命。
(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的深刻內涵
    從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展演變的歷史過程來看,從物質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從落后的社會生產問題到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平衡與不充分問題,反映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呈現出來的一些重要的階段性特征,也反映了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面臨的一些內在的矛盾問題。在這一對矛盾體中,“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是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也是新時代需要我們去大力化解各種社會主要矛盾問題的聚焦點。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經過國內四十年的大力發展,我國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項事業都得到了比較大的發展,人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根據國家統計局2018年1月18日發布的統計數據,2017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已經達到了827122億元1,首次突破80萬億元大關,穩居世界第二位,這個數據表明我國已經完全擺脫了過去那種落后的生產狀態。雖然舊的社會矛盾已經得到解決,但是新的各種社會矛盾又開始凸顯出來,就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與不充分的問題。
    首先,“發展的不平衡”主要是指我國經濟與社會發展過程中呈現出來的不協調、不和諧的狀況。這種“發展不平衡”主要體現在我國區域發展的不平衡,城鄉之間發展的不平衡,各種行業之間發展的不平衡,以及人們享有各種資源分配的不平衡等諸多方面。我國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發展的差距較大,東部地區比較發達,而中西部地區的發展則相對滯后。我國城鄉二元結構的矛盾依然存在,農村經濟發展和各項基礎設施的建設仍然滯后。由于市場經濟條件下,行業之間競爭的不斷加劇,加上一些行業利用自身所占據的壟斷地位,導致了行業之間發展的不平衡。由于歷史的、地理的和社會的一些原因,人們所獲得的社會資源是不盡相同的,如城市的教育資源比較豐富,而農村的教育資源則相對匱乏。其次,“發展的不充分”是指經濟社會發展得還不夠,還不能充分地滿足人民更高質量和更高層次的需要。“發展的不充分”主要體現在我國實體經濟發展的質量與效益還不高,實體經濟水平還有待于得到進一步的提升;社會各方面的創新能力還不強,尤其是體現在高科技領域方面;對外開放的廣度和深度還有待于進一步提高;環境污染問題還比較突出,環境治理成效還不是很顯著;國民的綜合素質和社會的文明程度還需要得到進一步的提升;民主與法制建設需要得到進一步的加強;依法治國的任務還十分艱巨;在人們的思想意識形態方面還面臨著許多新情況和新問題;黨和國家在反腐倡廉方面存在著不少薄弱環節等。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呈現出來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在很多方面相互交織。發展不平衡主要是體現在發展的基本構架上,而發展的不充分則更多地體現在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上。因此,對于經濟社會方面的發展問題,主要是靠推動社會生產力的不斷發展來加以解決,但在發展的過程中更要注重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協調性與可持續性。
三、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新認識的時代價值
(一)社會主要矛盾新認識對黨和國家未來發展戰略的確立具有重要意義和價值
    一方面,這一重大新認識的提出為黨和國家未來發展戰略的確立和制定提供了最根本的依據,為我國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了堅實的理論支撐,為我們順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的中國夢提供了根本的理論指導。另一方面,這一重大新認識構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新認識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了馬克思主義關人民中心地位的思想和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思想,這對我們深入學習與領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深刻內涵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此外,這個重大新認識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一個重要標志,因為我國經濟總量已經躍居世界第二位,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總體上得到顯著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明顯的提高,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不再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新時代,面對新情況和新矛盾,我們黨和國家需要根據這一重大新認識和新判斷來制定國家未來發展的新戰略以不斷提高經濟社會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以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未來美好生活需要的新期待和新追求。
(二)社會主要矛盾新認識為中國社會主義事業的順利發展提供了根本指南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標志著我們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征途中已經取得了偉大成就,標志著我們黨將全面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新局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人民群眾對未來美好生活的需要一定會越來越高,但是如何來滿足人民群眾的這個現實需要,是當前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我們黨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轉化的新認識已經給出了明確的答案,那就是要在未來一段時期內集中精力來解決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與不充分的發展問題。然而要徹底解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呈現出來的不平衡與不充分的問題,決不是在短時間內就能夠輕而易舉做到的,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歷史過程。為此,我們黨在十九大報告中制定了具體而又明確的戰略目標,這個戰略目標主要是分兩個階段來進行。第一個階段是從2020年到2035年,我們國家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繼續奮斗15年,基本實現國家的現代化,經濟實力和科技實力等都處于世界領先水平;第二個階段是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我們國家要在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基礎上再繼續奮斗15年,把我國建成為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從2020年開始,全國人民經過第一個十五年的奮斗,國際基本實現現代化,到那時候,我國各項社會事業都已經得到了比較充分的發展,基本上能夠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在此基礎上,全國人民再經過第二個十五年的奮斗,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完全變為現實,并最終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
(三)社會主要矛盾新認識為新時代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根本依據
    2018年1月出臺的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也是我們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一項重大歷史任務。新時代黨中央為何要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其根本的依據是什么?毫無疑問,鄉村是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最為突出的地方。我國十三億多人口,近三分之二的人口在鄉村,如果沒有鄉村的現代化,就不可能有國家的現代化。現階段,我國的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當前,我國的廣大鄉村地區社會生產力發展不平衡與不充分。因此,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換的新論斷就為新時代我國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根本的依據。由于歷史的和現實的原因,我國鄉村一直以來發展得比較緩慢,目前還有一些邊遠地區和革命老區處于十分貧困落后的狀態,經濟社會與文化的發展都很滯后,人民生活水平普遍較低,貧困人口比較集中,發展的內生動力嚴重不足。此外,我國城鄉發展的差距也較大,城鄉之間發展的不平衡性還十分明顯。鄉村基礎設施十分薄弱,環境衛生較差,教育和醫療資源也比較匱乏,鄉村治理能力和公共服務能力都很落后。鄉村發展的滯后勢必會嚴重影響和制約我國經濟社會的整體發展,也勢必會影響到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進程。為此,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審時度勢,站在時代發展的新高度,提出要著力加強我國鄉村建設,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我們有理由相信,有黨的領導的政治優勢,有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有億萬農民的創造精神,有強大的經濟實力作支撐,有歷史悠久的農耕文明,有國內旺盛的市場需求,我們完全有條件有能力去完成我國鄉村振興的偉大戰略任務。
(四)社會主要矛盾新認識進一步深化與發展了“人民中心地位”思想
    1945年,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一文中就強調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1毛澤東認為歷史是由偉大的人民創造的,中國共產黨人是為人民大眾服務的,因而沒有絲毫的私利可圖。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也強調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這個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中國共產黨人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2中國共產黨作為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根本指導的執政黨,自其成立起就把為廣大人民群眾謀利益和謀福祉作為自己的根本宗旨。我們黨歷來堅持“人民中心地位”思想,始終尊重人民群眾作為主體的歷史地位和社會地位,始終將實現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作為自身一以貫之的執政理念和根本價值追求。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的新認識和新論斷進一步豐富與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民中心地位的思想。一方面,新時代我們黨要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就已經完整而準確的回答了“依靠誰”和“為了誰”而發展的問題。另一方面,我們黨要著力解決好國內當前存在的不平衡與不充分的發展問題,也是緊緊地圍繞著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而進行的。為了及時有效解決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問題,我們黨于2017年12月18日召開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也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強調其基本特征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的階段轉向高質量的發展階段。我國大力推動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是保持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是主動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新變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必然要求。我們黨只有不斷推動我國經濟與社會事業向著更好和更高質量的方向發展,才能不斷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了更好地推動我國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項事業的持續協調發展,2018年1月23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強調,我們在改革的過程中要重視改革的系統性與協同性,要切實抓住一些制度的短板,要著力鞏固改革的新成果,要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要不斷將改革推向深入,并在一些關鍵性領域改革中取得重大成果。我們黨的所有這些戰略舉措都是緊緊圍繞著“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這個歷史主題的,這就充分體現了我們黨始終堅持人民中心的發展理念,始終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因此,我們黨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所做出的新認識是對馬克思主義關于“人民中心地位思想”的進一步深化與發展。
新時代 社會主要矛盾 經濟社會發展規律 價值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2019.01】論新時代社會主義意識.. 下一篇【2018.06】改革開放40年中國農村..

澳门金沙网投